您的位置:
主页 > 讯息星空 >最偏远华小遗世独立求存 >

最偏远华小遗世独立求存

阅读193|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884

最偏远华小遗世独立求存夜凉如水,坐在木製梯子上,高脚屋下的蚊子不少,穿着短裤的我唯有一面对着手机,一面不断用手拍打停留在小腿上的蚊子。阿盛把手提电脑放在码头旁埋头苦干,我无法想像他在这幺荒凉的河边对着电脑干啥。身后的高脚屋是一所学校,因为地处偏远加上经费不足,教育楼至今仍破旧不堪,并无太多的装修和改进。校园的网络有限,电话讯号近乎零,要在手机刷新一个页面需要至少十分钟,耐心都快被消磨殆尽。晚上9点30分,寄宿的老师们熄灯就寝,结束一整天的忙碌,疲惫地躺下。我问阿盛怎幺还不去睡觉。他说他今晚守夜,直到次日早晨6点。仅仅是月光的照耀,河面上即出现微弱的倒影。我放下手机,找了个灯光明亮的走廊,翻了几页从城市带来的小说。书名《巴勒斯坦的斋戒月》,写着巴国的动荡和苦难。而此刻我身处在婆罗洲的中部却是出奇的平静。学生们做好功课回去宿舍睡觉,「啪咚咚」,他们的脚步声让木製地板发出巨响。虽然我在砂拉越出生并长大,但一直以来,我都对处于砂州偏远处的达叻(Dalat)感到非常陌生。记得第一次听到这地方的名字时,我正在读初中一,英文文学课本有篇课文解释这地方的名称来源。故事提到两兄弟Galau和Umat 为了继承父亲村长一职,展开了内战的故事。年迈的父亲在断气前并未确认继承者。以村子一贯的传统来说,长子Galau继承是理所当然的,但次子Umat却自认英勇,他觉得自己比哥哥更能胜任村长一职,于是,双方翻脸并分裂,各自的支持者组成不同队伍,在村子里头血腥地开战。最后获胜的是长子,然而战死的人很多,苍蝇在尸体上飞舞。于是,当下人们管这地方叫Lalat(马来文“苍蝇”之意), 后来才被改成现在的Dalat。印象中,达叻是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没有水没有电,没有太多的娱乐设备。”我们常会听到的都是这些形容词。小镇人口仅有十多万人,以马兰瑙人和华人为主,少数的伊班人住在乌也河(Oya River)上游。种族间的通婚很多,所以当地混血孩子多得很。有些小孩皮肤黝黑眼睛很大,外貌準是土着没错,但一开口却是流利的华语。再追问之下才知道他们的父亲或母亲原来是华人。前往达叻的交通有好几种。你可以选择从诗巫码头搭乘两个小时的船只抵达,也可从诗巫搭乘3小时半的巴士抵达。我选择了最省时的方法,在一艘小船里和十几个当地人乘风破浪出发。达叻市区前的乌也河连接至主干拉让江,下雨时,小船上下摇晃,船尾不断地往后倾,让人慌张失措。所幸船夫已有好几年的经验,在大约两个小时后,大伙儿终安然无恙抵达目的地。每户一间水上厕所小地方最吸引人的地方莫过于它的人情味,在达叻可以很强烈地感受到浓浓的人情味。从上船的那一刻开始,一旁的阿姨就主动和我聊天。“你从哪里来?去达叻干嘛?”等,毫无防人之心的一直和我这个陌生人攀谈。然后,她开始和我们分享她这一趟出游的收穫、心情、和感受,并与我们分享这个小城镇的点点滴滴。船只缓缓开动,心情也跟着轻鬆起来。这个阿姨及其小孩从大城市买了好些大熊公仔和新书包。孩子不时看着它们,似是深怕一别过头,新礼物就会不见似的。一路上路都是荒芜红树林和偶尔现蹤的高脚木屋。河边村子每个家庭几乎都有一艘小船,载着他们前往市区买卖,村民或是在河边垂钓,或到附近的果园工作。从网络上看到的达叻就是河边的大伯公庙宇和一个小广场,以及旁边的小亭子。图片上显示当地氛围非常安静,彷彿就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小地方。从拉让江转进乌也河后,就可以看到木屋参差不齐地排列着。最显眼的是每户人家设于码头前的水上厕所。这些呈方形的厕所都是由木製成,屋顶也都是铁製瓦片,有些都已经生锈了,斑驳的铜褐色鏽迹显示了它的陈旧。乘船才能到的华小船只进入乌也河,速度开始放慢,为了减少波浪的冲击力,以减少对住在岸旁木屋的住户的安危,船伕小心翼翼的开动小船。我是在一个週末下午抵达达叻的镇上仅有的三两排店舖到了週日下午就打烊休息。街道上空无一人,偶尔有少年没戴头盔骑着摩多经过。一家咖啡店仍在营业,点了一碟干盘麵后,我静静坐下望着眼前的小河沉思。前一天从首都吉隆坡出发时,还处在一种都市亢奋的状态中,白天在全国最大购物商城吃午餐,夜晚流连武吉免登酒吧狂欢。因此,这一刻的达叻格外让人觉得矛盾,但却也安静得让人感到轻鬆。达叻有一间华小──三山小学,据悉,它是全马处于最偏远处的华小。船伕前来接我后,从达叻镇中心需再搭乘45分钟的舢舨才可抵达这所学校。学校地处偏远,目前并没有陆路交通可以通往,辛苦的是从外省过来执教的老师们。他们住在校园的宿舍,每两週才到镇上一次。而搭乘船只往返学校和市镇并不便宜,45分钟的船程要价75令吉,若非与他人合伙搭船,就得独自承担这笔不小的费用。来到这所学校也是一种幸运,因为沿途的原始树林美景令人陶醉。随风摇曳的硕莪树和蓝天白云更是一种奢侈的享受。一旁的老师告诉我,他在学校任教一年,搭乘船只的次数多了,有时候会因为无聊而细数这条河有几个转弯处,那也算是一种小乐趣。师生寄宿简陋学校抵达三山华小是2016年1月新学年开学的前一天,当时,这所备有宿舍的学校的老师都已经返校报到。今年的学生人数为17人,而提前一天到校的学生只有两个。学校规模很小,几间坐落于河边的木製建筑物连接起来,外墙刷上浅绿色的油漆,彷彿就要和旁边的树林融合为一体。傍晚借用老师的浴室梳洗时发现,学校及宿舍的设施非常简陋。浴室的木板上还长了青苔,而天黑时更有虫儿从浴室的缝隙里飞进,并在灯光中飞舞。学校有两个水源,一是河水一是雨水。只有煮食才用雨水,其他的日常活动都必须依靠黄色的河水。水龙头流出的河水都呈现拉茶般的褐色,用布袋过滤后还可见到层层沙粒。许多老师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以后,皮肤开始出现问题,有者发痒或是发炎。然而,为了百年树人的教育工作,他们仍咬牙待下去。每每来到市区,老师都会把一箱箱的矿泉水运回学校。被分派到内陆学校的老师的生活并不容易,距离把他们和挚爱分开,恶劣的网络和手机讯号让他们几乎与世隔绝。倘若不是这群老师的牺牲和付出,内陆小孩将失去接受教育的机会。男女学生河边沖凉早上六点多,家长纷纷开着舢舨载孩子到校。船上除了书包,还有一包包的衣服和小孩日常用品。孩子到校后,每两週才能回家一次,因此,父母不得不为他们準备好在校留宿的用品。大部分孩子都拎着一个大桶,里面装着漱洗的用品。他们平日都在河边沖凉,早午晚3次。男孩穿着内裤下水,女孩则围着纱笼洗澡。孩子们在河边的活动都是由学校专属保姆监督。虽然孩子年幼,但他们都必须先自行在河边洗衣后,才拿起桶子舀水沖凉。然后再把衣服拧干,挂在宿舍外晾干。游泳成孩子唯一娱乐三山华小每一班的学生人数介于1至6人之间。一、 二、三年级的学生在同一个空间里上课,校方仅以板块把课室区隔开来。隔壁班老师授课时,学生还是可以清楚听得到隔壁班老师的声音。最孤独的莫过于今年读四年级的小春。由于这几年来班上只有她一名学生,所以,每天的值日工作都是由她一人独担,其中包括扫地、擦黑板、抹窗、倒垃圾、 排桌椅。新学年开始后,教师们如火如荼地进行教职工作。而刚在家乡度假回来的小孩几乎都晒得更黑了。学校假期时,这里的小孩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在河边游泳,或是陪父母在农园工作。贫穷学生三餐不继每个被送到三山华小就读的孩子的背后,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有者的父亲在出外工作以后,从此抛妻弃子,对妻儿不闻不问;有者则是母亲重婚多次失败,导致生活一塌糊涂,小孩则被交由公公照顾;有者则因家贫而三餐不继,只有到了寄宿学校,才能吃得饱。小城故事多,达叻的老师笑着说。有些河水表面看起来很平静,殊不知里面却潜藏着暗涌。河水水流的奇特和多变,增添了河的精彩度。小镇上每一样好的、不好的小事情,都不要去忽视和遗忘,因为它们串在一起,就是一个小城故事。小城故事(上篇) (/副刊‧报导: 克里斯)‧2016.03.11

相关文章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热榜风暴|关于发明|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凯时国际app首页登录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手机亚游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