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媒体 >《决胜女王》:我在角落清点一百万美元现金,感觉像坠落兔子洞的 >

《决胜女王》:我在角落清点一百万美元现金,感觉像坠落兔子洞的

阅读837|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374

某个星期五下午,我在办公室里翻找文件,想赶快完成工作、早点下班,我和兼差夜店的一个酒保有约。我从来不告诉老大们我有约会,因为他们只会永无止境地嘲笑我。

「过来!」瑞尔登大叫。

我做好準备,他正在黄色笔记本上涂满疯狂的涂鸦,他有新点子时就会这幺做。在纸上画出一个个立体方形,直到填满全部页面。他有好几本画满方格的笔记本——这是他釐清思绪的方式。

「我们要在毒牙室办一场赌牌游戏。」他说,盯着笔记本,继续涂鸦,「时间是星期二晚上。由妳帮忙执行。」

我知道瑞尔登有时会赌牌,因为我开始帮他工作后,有去送过和取回几张支票。

「但我那天要去酒吧工作。」

「相信我,这对妳有利。」他从笔记本抬起视线,双眼充满笑意,好像知道什幺祕密。

「把这些人名和电话号码记下来,邀请他们参加。星期二晚上七点。」他吼道,又开始画起格子。

「告诉他们买入筹码一万美金。盲注是五十和一百美金。」

我努力抄写,完全不懂他说的是什幺意思。在我鼓起勇气问问题之前,我会先自己找解答。

他开始滑手机,念出名字和号码。

「托比.麦奎尔(Toby Maguire)……」

「李奥纳多.狄卡皮欧(Leonardo DiCaprio)……」

「陶德.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

随着清单越来越长,我的眼睛也瞪得越来越大。

「我不会说。」我向他保证。

我盯着自己的黄色笔记本,我的字迹写下的那串名字和电话号码属于地球上最出名、最有钱有势的人。希望我能搭时光机回到十三岁的自己身边,在那个双眼发光、心花怒放地看着《铁达尼号》(Titanic)的女孩耳边说出这个祕密。

回家时,我上网搜寻了瑞尔登指示我邀请玩家时用的单字和词彙。例如他告诉我「盲注是五十和一百美金」。我发现所谓的盲注是指比赛开始时的强制赌金。有分「小」盲注和「大」盲注,必须由庄家左边的玩家下注。

然后他说:「告诉他们买入筹码一万美金。」参赛金是玩家参加游戏时必须先支付的最低金额筹码。稍微了解之后,我开始打简讯。

鲁蛇!我心想,把「很高兴认识你」删掉。

太高高在上?

太隐晦?

茉莉,别再左思右想了。他们都是人类,妳不过是在提供牌局的细节而已。我打了一封简单的简讯后按下送出,强迫自己去洗澡,準备约会。我悠哉地擦乾身体、抹乳液,不过却忍不住一直偷瞄房间那头的手机。

最后我终于忍不住了,冲过去拿起手机。

收到我简讯的每个人都亲自回覆,多数人几乎是立刻回传。

一阵甜美的震颤窜过我的身体,忽然之间,我和酒保的约会似乎变得非常无趣。


接下来几天,我试着弄清楚该怎幺举办最完美的牌局。关于这项主题的资讯不多,我上网搜寻了「赌客通常都听哪种音乐?」之类的问题,然后自己做了歌单,包括《赌徒》(The Gambler)和《夜行人生》(Night Moves)这种明显到很尴尬的选择。

我一边试播歌曲确定流畅与否,一边试穿衣橱里每件衣服,镜中倒影每换上一件衣服,就露出失望的表情。我看起来像来自小镇、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在我的幻想中,我会穿着购自罗迪欧大道最贵店家的合身黑裙、一双Jimmy Choo细高跟鞋(Jimmy Choo是瑞尔登送礼时的第一选择),以及一对香奈儿珍珠耳环。不过现实中,我穿了件背后有蝴蝶结的海军蓝连身裙,搭配大学时查德送我的海军蓝高跟鞋,已经有点陈旧了。


大日子来临,我帮瑞尔登和公司四处跑腿,并利用差事间的空档去拿起司拼盘和其他点心。

那一整天玩家们不断传简讯给我,频率接近烦人的程度。他们想知道有谁确定会参加。每次手机亮起来,我都觉得兴奋头晕。这就像接到妳十分爱慕的男孩传来的简讯,不过感觉甚至更好。瑞尔登把我在办公室留到很晚,处理一个新开发案的结案文件。

我几乎没时间吹乾头髮、化点淡妆,只能穿上令人失望的平凡服装,决定要加倍亲切、有用、专业,好弥补一点也不优雅的装扮。我带着歌单和起司拼盘冲到毒牙室,试着点几根蜡烛、摆好几盆花饰,让房间看起来更引人入胜。不过这里看起来仍然是毒牙室的地下室,花朵和蜡烛改变不了太多。

最先出现的是担任荷官的迪亚哥(Diego),他穿着卡其裤和笔挺的白衬衫,跟我握握手,露出友善微笑。瑞尔登是在离洛杉矶不远的康莫斯赌场(Commerce Casino)认识他的,迪亚哥已经在赌场与私人赌局中担任庄家超过二十年,任何玩牌时会发生的事他也许都见怪不怪了。不过就算他有多年经验,也料不到这场游戏即将如何扭转我们所有人的人生。

「妳準备好了吗?」他问,拿出一张绿色的绒布桌。

「大概吧。」我回答。

我看着他迅速点数和叠高筹码的手势。

「你需要什幺帮忙吗?」我礼貌地询问。

「妳会玩牌吗?」他逗我,「妳看起来不太像赌客。」

「不会,」我回答,「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赌局。」

他大笑,「别担心。我会帮妳的。」

我的呼吸轻鬆了些,我需要所有我能获得的帮助。

下一个出现的是戴礼帽的巴纳比,瑞尔登没开除的一小批人之一。他负责看门,我把名单交给他,强调只能放名单上的人进场。

「没问题,亲爱的。」

「其他人都不准放行。」我三番两次强调。

「抱歉,巴纳比,我知道你清楚自己在做什幺。我只是紧张,想要一切完美。」

他用一只手抱抱我。

「别担心,美女,会比完美还完美。」

我感激地微笑,「但愿如此。」


晚上六点四十五分,我站在前门等候。一边紧张地捏着裙子,开始忸怩不安,不知道该怎幺招呼玩家。我知道他们的名字,但那表示我应该介绍自己吗?

够了,我在脑海里说,闭上眼睛,幻想自己最理想的模样,试着冷静下来。

「茉莉.布鲁,妳穿着梦想中的裙子,妳自信无畏,妳会非常完美。」当然这些都不是真的,但我希望是真的,我睁开眼、昂起下巴、放鬆肩膀。登场时间到。

第一个抵达的是陶德.菲利普斯,《重返校园》和《醉后大丈夫》系列的编剧兼导演。

「哈啰,」我说,热络地伸出手,「我是茉莉.布鲁。」我给了他一个真挚的微笑。

「嗨,美人,我是陶德.菲利普斯,见到妳本人真好。」他说。

「买入筹码可以交给妳处理吗?」他问。

「没问题。」我说,瞄着厚厚一叠百元美钞。

「你想喝点什幺吗?」我问。

他点了一杯健怡可乐,我到吧台后方放下那一大叠鉅款。

我送上他的饮料后,开始数钞,金额是一万美元没错,我把它收进收银机,标记陶德的名字。我觉得很酷、坐立难安,更觉得经手那幺多钱实在很危险。其他玩家也开始陆续抵达。

布鲁斯.帕克(Bruce Parker)自我介绍,也把买入筹码交给我。我的资料显示他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高尔夫球具公司的创办人之一。鲍伯.萨法(Bob Safai)是地产大亨,菲利普.惠特佛(Phillip Whitford)来自欧洲一个历史悠久的贵族世家,他母亲是魅力四射的超模,父亲是曼哈顿最有名的花花公子。瑞尔登冲进来,一如往常的「喔耶!」打招呼。下一个出现的是邋遢的胡斯顿.克提斯(Houston Curtis),托比和李奥纳多紧跟在后。

我打直肩膀,尽可能自然地微笑。我的胃紧张乱颤,只好告诉自己他们只是人而已。我自我介绍,接过玩家的买入筹码,询问他们要喝什幺。我和李奥纳多握手时,他从帽子下方对我露出一个邪笑,我的心跳加快了些。托比也很可爱,似乎非常友善。我完全不了解胡斯顿.克提斯的背景,只知道他涉足电影业。他有双和善的眼睛,散发某种不太一样的特质,似乎不属于这群人。接着出现的是史蒂夫.布里尔(Steve Brill)和狄伦.赛勒斯(Dylan Sellers),两人皆为好莱坞名导。

房间里张力十足,感觉不太像毒牙室的地下室,反而比较像运动竞技场。

瑞尔登狼吞虎嚥吃完一个三明治,对着现场众人大喊:「开赌吧!」

我惊叹不已地在旁边观看,这一切实在太超现实。我站在毒牙室角落,清点一百万美元的现金!我四周不仅众星云集,还有知名导演和呼风唤雨的商业巨擘。我感觉像梦游仙境的爱丽丝,正坠落兔子洞。

迪亚哥排开十张牌,玩家抽牌决定座位,这项步骤似乎格外隆重。

大家都坐好后,迪亚哥开始发牌,我猜测这是给玩家上更多饮料的好时机。我挂上最灿烂的笑容,走到桌边发送饮料和甜食,奇怪的是,我没获得温暖的回应。

菲利普.惠特佛拉着我的手,对我耳语:「别跟準备出牌的人说话,大部分的人无法一边思考一边玩牌。」

我感激涕零地道谢,暗暗记在心里。

除了点饮料,牌局进行时没人跟我说话,于是我有时间仔细观察。坐在桌边的十个人畅所欲言,电影明星和导演谈论好莱坞,瑞尔登和鲍伯.萨法分析不动产市场,菲利普和布里尔彼此调侃,极尽滑稽之能事。当然,他们也聊赌局本身,我感觉像一只停在宇宙最机密、最大咖的俱乐部墙壁上的苍蝇。

那晚结束时,迪亚哥清点每位玩家的筹码,瑞尔登说:「如果你还想受邀参加下次游戏,记得赏点小费给茉莉。」

玩家鱼贯离场,他们感谢我,有些人亲亲我的脸颊,每个人都往我手里塞钞票。我温暖微笑,也感谢他们,试着不让双手颤抖。

他们都离开时,我头晕目眩地坐下来,用颤抖的手数了三千美金。

比鉅额小费更棒的,是我现在知道为什幺自己会来洛杉矶忍受瑞尔登的坏脾气、三不五时的酸言酸语、羞辱的鸡尾酒女侍制服和毛手毛脚的下流男子。

我想要五光十色的生活和壮丽的冒险。我想要的,没人会主动奉上,我不像两个弟弟那样生来就能出类拔萃。我等待机会,不知为何也深信终有一天会等到。我再次想到路易斯.卡罗的爱丽丝说:「我没办法回到昨天,因为那时候的我是另外一个人。」我懂这简单句子蕴含的无穷深意,因为过了今晚之后,我再也无法回头了。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决胜女王》,脸谱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茉莉・布鲁(Molly Bloom)
译者:林欣璇

在好莱坞巨星、华尔街富豪与俄罗斯黑帮一掷千金的祕密赌局
她从青涩单纯的新鲜人,变成呼风唤雨的扑克牌女王
一笔野心勃勃的人生赌注,一场奢华危险的迷失与洗礼

同名改编电影入围金球奖最佳女主角、最佳剧本项目
《史帝夫贾伯斯》、《社群网站》金奖编剧 艾伦・索金/编导
《攻敌必救》洁西卡・雀丝坦、《环太平洋》伊卓瑞斯・艾巴/主演

地下世界的《穿着Prada的恶魔》+女性版《华尔街之狼》

二十多岁时独自来到洛杉矶闯蕩的茉莉・布鲁,以为自己应徵上的是普通的商业助理,却发现这份工作的内容还包括经营地下流动赌场、每週为好莱坞名流举办扑克牌赌局,赌局常客的名单令她瞠目结舌:李奥纳多・狄卡皮欧、麦特・戴蒙、班・艾佛列克、陶比・麦奎尔……。刚出社会的她,在一场场牌局间,从这些或骄傲或亲切的电影界红人身上认识了人情世故、权谋手腕,学会这个纸醉金迷之地的生存之道,甚至知道什幺样的音乐、点心与闲聊话题最能够让赌客豪爽下注。她的祕密事业扩展成了全美国规模最大、金额最高的地下博弈活动,每场赌局光是小费就数以万计,洛城的上流社交圈人人渴望收到她的赌局邀请,在她精心布置的牌桌上以六位数字的筹码宣洩压力、追求刺激,纽约的财金菁英界也为她倾倒。

然而,当她过着奢华生活、享受着操弄权贵人士于指掌间的成就感,联邦调查局开始盯上她,兇残的外国犯罪帮派企图瓜分她的事业版图,连曾经照顾提携她的恩人也满怀嫉妒地想看她一败涂地。

面对名利争夺、猜忌背叛,她该如何维繫自己一手打造的地下王国?如果输掉了这一局,又该怎幺做才能够全身而退?她也问着自己:除了金钱与虚荣,究竟还有什幺原因,使她沉溺在一场又一场的牌局中、不可自拔?

《决胜女王》:我在角落清点一百万美元现金,感觉像坠落兔子洞的

相关文章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热榜风暴|关于发明|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红鹰游戏登录网站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万万博体育官网网址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