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媒体 >知识的诅咒和普及写作 >

知识的诅咒和普及写作

阅读902|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791

知识的诅咒和普及写作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葛斯登(Rebecca Goldstein)同时是哲学家和小说家。她接受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的访问,其中一段谈到小说写作和学术普及写作的关係。原则上她认为:

(3)差不多就是所谓的「知识的诅咒」,有过普及工作经验的人,即便不知道这个词,应该也多少意识到这类只有专家才会遇到的困境。

自我破解「知识的诅咒」的过程往往漫长且困难,不但不是「蛤这样讲你听不懂喔,那我换一种讲法好惹!」这幺简单,而且还藏着许多负面超展开的机会。例如,当你的文字写得太难,导致读者无法正确理解的时候,读者也不见得知道自己没有正确理解,他可能会转而把这些文字理解成另外一种版本,然后形成鸡同鸭讲的留言串。这种时候,缺乏耐心和经验的作者很可能会认为读者存心来乱,或故意曲解自己的文章。

「知识的诅咒」本身是一种沟通障碍,但是我们又必须仰赖沟通才能对它产生病识感,甚至破除它,我想这是它棘手的主要原因。

在部落格写作初期,我经过漫长的沟通不顺,才逐渐意识到必须把文字写得更完整和清楚。当时我用的準则是:

日常语言原则

确保每个专有词彙都曾经在同一篇文章里被翻译成人们日常使用的语言。

日常语言原则现在看来不够理想,因为即便翻译了词彙,读者也不见得因此就了解可以怎幺运用它们来理解文章里的其他内容。更重要的是,在陌生的词彙之外,还有太多原因可以让一篇文章对一般人来说难以理解。例如说:是否适时提醒读者我们在讨论哪个层次的东西。

比较下面两个段落:

虽然字数相同,不过(2)比(1)好理解,因为(2)一开始就提醒读者说:我们要讨论的「先天」跟「后天」,指的其实是「先天的行为」和「后天的行为」。

好的普及文章,能跟上大多数读者阅读时的动态心灵状态,随时在段落里供应读者当下需要的线索和资讯。一个例子是,我们有时为了清楚,会把内容区分成好几项,如:

在这种意义下,道德理论被区分成两种:义务论以行为是否符合原则来判断行为的对错,而后果论,则认为行为的道德价值,是取决于它的某些后果。

在上面这个段落里,我只花了 20 个字就介绍完义务论,然后用「而后果论」这个转向词引导读者进入关于后果论的说明。

然而,如果你的写作安排改变,需要在这个段落更详细地说明两个理论,因此各自需要花费超过 200 字,在这种情况下,「而后果论」就不是好的转向词,因为它不足以提醒读者「刚刚我们不是说有两个理论吗?第一个义务论已经讲完啰我们要讲第二个啰~」因此,你应该转而使用下面这些写法:

在这种意义下,道德理论被区分成两种:义务论以行为是否符合原则来判断行为的对错(下略 200 字)。和义务论相对的另一种道德理论,是后果论,后果论认为……

在这种意义下,道德理论被区分成两种:义务论和后果论。义务论以行为是否符合原则来判断行为的对错(下略 200 字)。不同于义务论,后果论则认为……

对我来说,什幺时候应该使用多大力道的转向词,非常倚赖直觉,很难用明确的规则来决定,当然,除非「这样写读者才看得懂」也算是明确规则。有经验的作者,会一边写作,一边自动在心里响起警讯「逼逼~读者只看得到你的车尾灯了~」

这些边写边学的经验,让我觉得葛斯登的说法非常生动。她用「对于读者心灵的掌握」来描述知识的诅咒:被知识诅咒的专家,心里无法适时浮现一脸困惑的读者面容,导致他们写出一般人无法理解的字句而不自知。在这种意义下,好的学术普及能力应该包含某种同理心。这种同理心不是用来让你在别人痛苦的时候感到痛苦,而是在看到自己看得懂的字句的时候,可以感受到那些不像自己一般具备基础的人会感到的困惑。

《哲学哲学鸡蛋糕》

相关文章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热榜风暴|关于发明|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官网开户注册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申博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