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媒体 >撑得起老后生活 长照保险大剖析 >

撑得起老后生活 长照保险大剖析

阅读945|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135

撑得起老后生活 长照保险大剖析 银色海啸即将来临,社会準备好了吗?

当台湾的出生率长期在「一」左右的数字徘徊,代表一个妇女一生中平均只生一个小孩,远低于人口替代率的二点一,两年后,台湾就会是个银髮族多、孩童少的社会,人口老化的趋势已不可逆。

到了民国一一四年时,老年人口将高达二○%,每五人中就有一位老人,预计民国一一九年时,扶老比将高达二‧五比一,意指二点五个劳动人口就要扶养一位老人,年轻世代的负担非常沉重。

人口结构的改变导致劳动力与经济成长率下滑,工作的人口少,相对的政府税收也会减少,政府财政将更加困难。以目前既有的年金、健保制度,以及未来要推动的长照保险,虽然能提供长辈基本的保障,却仍不够支撑一个有品质的晚年生活。

準备多少钱才够安心养老?

中华民国老人福利推动联盟祕书长吴玉琴指出,每个长者的经济条件不同,有、无自有住宅或商业保险?拥有稳定足够的退休金来源?例如:军、公教退休者须自备的退休金就与劳工不一样,加上大家对于生活品质的要求不同,因此要估算一个适合大众的退休金数字有难度。

不过,若单以病后卧床的照护费用,则大概可以估算出来。台湾人从老、病到过世前,平均卧床的时间是七年,这七年若是在养护机构中度过,一个月最低约需三万元到三万五千元;若是在家中由家人照顾,医疗费与耗材一个月最低也需要一万五千元,前者约需要两百九十四万元,后者最少要準备一百二十六万元。

吴玉琴表示,过去老人的照护被认为是个别家庭应自行担负的责任,但是随着少子化、不婚不生的人变多,家庭的功能已然弱化,将很难再独力撑起老人的照护与安养工作,为了避免在未来造成社会问题,此时,由政府即将推出的「长期照护保险法」,将是高龄社会中弥补家庭功能的解决方法,目前预定在明年三月将法案送进立法院,希望在民国一○六年推动实施。

谁来提供照护服务?

目前许多家庭正面临长期照护问题,第一个想到的解答通常是「外劳」。淡江大学保险学系副教授曾妙慧曾经做过一个民意调查,发现台湾多数人不希望自己的老后由外劳来照顾,但是为爸妈选择照护帮手时,第一个想到的却是请外劳!当然,这有经济层面的考量,本土看护员的费用动辄七、八万,要休假、无法二十四小时待命,是一般中产家庭无法负担的,不过,外劳虽然第一时间解决了费用问题,但是后续会衍生不少管理方面的难题,例如目前台湾累积行蹤不明的外劳高达四万多人,形成社会治安上的隐忧。

另外,台湾虽然是一个在照护上高度仰赖外劳的社会,但对于外劳的人权却长期漠视。曾妙慧指出,不少家庭让外劳睡在如储藏室一样大小的空间,每天要工作二十四小时,没有一天休假,而且外劳还常被使唤做各种家事,过着如同奴隶一般的生活。因此国际人权报告年年指出台湾制度性的虐待外劳,这显示台湾社会对于「照顾」这份工作完全缺乏敬重,以及对于从事照顾工作的劳工人权严重忽视。因此,外劳逃跑、甚至虐待照顾的对象,其实有其心理脉络可循。

对于「照顾」工作扭曲的观念不只发生在外劳身上,国内的居服员也常常领受到。伊甸社会福利基金会资源发展处曹俭总监曹俭表示,有些家庭认为申请了居服员服务,就代表家人什幺都不用做,等到居服员来了才帮长辈换尿布、翻身,造成长辈严重褥疮,增加了照护上的难度。居服员不仅收入少,还得承受长辈的脾气,家人因为有了居服员的帮助,常会过度依赖,有些家庭会要求一些额外的工作,让居服员的工作需要花费更多心力,这样要如何吸引年轻人投入这个行业?

目前台湾的失能者,约有二十万人由外籍看护照顾,约有七十万人由家人照顾,只有三万人使用长照服务体系的居家服务。曹俭表示,「目前台湾的印尼劳最多,但是印尼政府计画在二○一七年禁止印劳输出。」说穿了,外劳的需求也是全球竞争的市场,若台湾的经济好不起来,给予外劳的酬劳与劳动条件始终无法提升,将愈来愈难找到可用的外劳。预计于推出的「长期照护保险法」,除了财政外,最大的难题其实是人力短缺,「就算有钱,买得到服务吗?」

有尊严的老后生活,多少钱才够用?

撑得起老后生活 长照保险大剖析

退休了,不再有固定的薪资收入,身体可能大不如前,对于老后的生活开始能够想像,但也可能会衍生出一层担忧:政府年金不知道会不会破产?我的储蓄够吗?若有一天生重病,需要人照顾了,钱够用吗?

退休的三大风险

公园里,常见老太太在跳舞运动。有人问:「为什幺要这样天天辛苦跑来运动?」老太太回答:「希望身体健康,可以活久一点。」身体健康、长命百岁的确是件好事,但是紧接而来的问题是:平均寿命延长了,但年轻时存的钱够用吗?

财团法人保险事业发展中心总经理梁正德表示,目前四十岁至五十岁这个年龄层的熟龄族普遍不再有「养儿防老」的观念,认知到未来退休后势必要「自己养自己」。而退休人士要面临的主要有三大风险:一是退休后的经济来源,二是健康医疗的负担增加,三是长期照护的可能性大增。

这三大风险中,政府的退休金制度可作为部分经济来源,退休劳工的劳保与劳退金加起来约有五○%的所得替代率,军公教约有八○%不等的所得替代率,只是政府的财政持续恶化,加上人口结构的不利因素,因此未来的退休者是否还可以领到这幺多退休金?年轻人是否愿意一直增加保费以支持退休者的生活?这是有待检验的。因此,梁正德建议熟龄族可考虑选择商业的「年金险」,来补强政府退休金的不足之处。

相关文章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热榜风暴|关于发明|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亚洲第一品牌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