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媒体 >《浪漫主义地理学:探寻崇高卓越的景观》──序曲 >

《浪漫主义地理学:探寻崇高卓越的景观》──序曲

阅读472|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785

原文刊于《浪漫主义地理学:探寻崇高卓越的景观》(台北:立绪,2018

将「浪漫」和「地理学」相提并论似乎用词矛盾,因为在如今的世界上很少有人认为地理学是浪漫的。脚踏实地、讲述常识、地理学为生存所必需。是的——但是有何浪漫可言?不过在一个时代,在不太久远的过去,当地理学还颇具魅力时,人们认为这门学问是浪漫主义的。那是一个英雄探险的时代。在那个时代,探险者以地理学家而为人所知,他们擅长勘测与绘图。当他们的冒险见诸于报端,人们争相效仿,交口称颂。同伊莉莎白一世(Elizabeth I)和甘地(Gandhi)一样,有关大卫.李文斯顿(David Livingstone)和欧尼斯特.薛克顿(Ernest Shackleton)的影片同样能轰动一时。他们的共同点在于都发轫并参与了伟大的事件。

但是,这些真是地理事件吗?有关大卫.李文斯顿在非洲探险的叙事难道不是历史,而非地理吗?虽然这两门学问千差万别,但是在院校中历史和地理却往往列在一起,同时讲授。历史和地理差别何在呢?历史学讲述娓娓动听的故事,地理学不讲故事。美国内战的历史充斥着着名人物和戏剧性事件,骑士风度屡见不鲜,这正是浪漫传奇的核心所在。与此相反,美国内战地理学可能传授知识,很有用途,但是并不激动人心。历史书当然也可能枯燥无味。但是起码能将它们称之为「浪漫」,因为历史是附加之物,是锦上添花,与文明的存在和延续并非休戚相关。拿印度来说,印度是一个由精采的神话和传说传承的伟大文明。它们同欧洲和中国所知的历史并不相同。在另一方面,为了延续,所有社会──不论原始社会还是高度发达的社会──都必须有关于地形地貌的或多或少系统性知识。历史中也有历史传奇,这是沃尔特.史考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所开创的流派。但是,对于是否存在地理传奇这个问题,除了有关地理大发现的故事,大多数人都无以作答。这样看来,有关「浪漫主义地理学」的想法──一种既大胆想像,却又基于现实的学问──似乎自相矛盾。但是,浪漫主义地理学能够存在吗?我们是否能够据理力争,说既然人类生活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由激情所驱动──由一种知其不能为而为的欲望所驱动,所以我们需要浪漫主义地理学吗?

我对这两个问题的答覆是肯定的。在本书中我会阐述我的理由。但是在此之前,我需要解释几个基本概念。第一,先解释「浪漫主义的」或是「浪漫主义」这个词。这个词指一套并无严格界定的思想或是价值观,兴起于1780年至1848年的欧洲。因为这些思想或是价值观本身模糊不明,常常彼此矛盾,精确的日期会使人误入歧途。休姆(T. E. Hulme)认为浪漫主义在本质上超越日常,信奉人类可以达到尽善尽美。雅克.巴赞(Jacques Barzun)谈论浪漫主义艺术家的性情,他概括的特点是:「崇拜精力、道德热情和卓绝的天赋,认可人性中伟大相对于卑鄙,权力相对于苦难的明显差异。」浪漫主义与有关卓越崇高以及神祕怪诞的思想重叠交错,卓越怪诞又和西方想像中一种称之为颓废的形式(decadent, 1880–1900)彼此呼应。所有这四种特徵──浪漫、卓越、怪诞和颓废──都是对生活之规範,对稳定之理想的反叛。

然而,地理学的大要是关于生活之规範。当地理学家注意到变化,他们将变化归之为宇宙间的力量所为。哪怕是暗示说超越日常的渴望或达到人类完善的诱惑可以发挥作用,也会使着作丧失学术严肃性,被归之于传奇一类。地理学写作当然可以展示「道德热情」,巴赞认为这是浪漫主义的一个特性。但是这种热情──这种热烈──往往是谴责,而非推崇,是对资本主义的犀利批判,而非对社会主义的热烈颂扬。最后,巴赞所谓的浪漫气质是在伟大和卑鄙,权力与苦痛之间的挣扎。当代地理学家的着作很少表现出这种浪漫式苦苦挣扎的痕迹。

不仅是由于地理学科的盲点,才造成了地理学家的想像和工作中所缺失之物。这反映了二十世纪后半叶的一种反浪漫主义情绪。其证据是,像环境论(environmentalism)、生态学、可持续性(sustainability)和生存这类保守务实的概念不仅在学术界,而且在整个社会都极为流行。虽然提出的问题和使用的词彙各不相同,可是既然都力图使地球成为一个稳定的、可居住的家,他们的研究都可被归类为「家政学」(home economics)。虽然家政学对于人类的安居乐业既用处多多,又不可或缺,但是这类研究无法使人激情澎湃,精神振奋:这不是浪漫主义式的学问。

在感情、想像和思维中,浪漫主义倾向于极致。它追求的不是赏心悦目或者古典式的美轮美奂,而是卓越崇高以及混合其中的令人迷醉和令人胆寒,是高度和深度。但是,将相反的观念推向极致是发达社会或是发达文明所特有的奢侈之物。在发达社会中,高度经济安全感使大家看重个人,即便此人离经叛道,与众不同。世界上存在很多文明。阿诺德.汤恩比(Arnold J. Toynbee)认为有十几种到二十种文明。但是只有在西方文明中,发展了一种可被称为浪漫主义的,有关世界的思维和感觉方式。因此这本书中讲述的主要是西方世界。不仅如此,书中谈到的多是二十世纪以前的一百年左右。因为自从1900年,有关高尚传奇的理念已日益被关于民主及普通民众的理念所取代。但是在通俗文化中,浪漫主义仍然佔有一席之地。在轰动一时的电影中,骑士身着闪闪发亮的盔甲,或勇救美女,或寻找耶稣基督最后晚餐时所用的圣杯(Holy Grail)。严肃文化认为这种传奇浅薄幼稚。但这类传奇潜移默化地持续影响着甚至那些高雅世故之辈,影响他们对自然、环境、社会及政治的想法和感觉。他们无法不受影响。因为在浪漫主义中,实际上在所有人类的欲望、诱惑和渴望中,都潜伏着两极化的价值观念。至少在想像中,这些观念的存在引诱人们超越常规走向极致。

相关文章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热榜风暴|关于发明|网站地图 申博官方2018年 sunbet现金官网